您当前位置: 安康市城管局(创建办) > 城市创建 > 城市管理 > 正文内容

麻将本无对错 玩的方法可以讲究

浏览次数:作者: 发布时间:2016年04月15日03时25分 来源:
 

今年入春以来,咱安康城区街头出现别致一景,那就是“街头遍摆麻将摊”,这样的情形在县区也有见到。这样的情景产生两个方面的反应,有人感叹“有碍观瞻”,有人则从消闲角度给予宽容。
    春暖花开,天气清和,人们走出家门,聚在街头,公园跳舞,街头搓麻,也或有人郊外踏青,河边探柳,从有闲社会角度看,这些都是正常的事。进入中产收入阶段,社会有闲是常态,即便一个地方还处在奋力爬坡阶段,一部分人闲下来也不是逆天的大事。从麻将的“恶”看到市民精神状态之“糜”,整个城市似乎都全无奋斗之象;从麻将的“融”看到城市的温情,体会到一个地方俗文化的暖意,两个角度,得出不同的结论。
    两个方面的意见似乎都能站得住脚,但我们似乎又都太就事论事,简单以事说事,难免走向绝对。这样的社会生活现象,原本就不是对与错的关系,说穿了也不太能够反映一个社会或一个城市的整体常态。因为麻将看出这个城市之不争,或因为麻将而看出这个城市之温和,把这种形象做极端论,简单化看待现代社会变化,都离中正有些距离。
    麻将是中国文化,自唐兴盛凡千余年传承,生命力一直在民间,再大的社会反动力,也从未让它消失于文化传播之林;向未来看,似乎也不太有巨力让它消亡。尽管历代对麻将都曾爱恨交加,但它还是成为平民和贵族喜欢的博弈游戏方式,这与中国象棋、围棋、划拳喝酒、老派人听戏从本质上讲并无二致,所不同的是,麻将更加平民化,更加愚智皆宜,也更适合熟人圈子的聚会选项。既然是文化的东西,显然不能轻易断言否定,或只看到它的恶,或只看到它的善。
    说起麻将,四川、重庆应当是最繁荣之地。四川人、重庆人大约不会把麻将看得很恶,或看成了自己了不得的文化表达。外界对四川人重庆人的认识,大体上是一对矛盾,即最勤劳也最休闲,他们最能吃苦,举世有名,他们也最会安逸,同样举世有名。这或许给我们以启示,就是在四川人重庆人那里,该辛苦时辛苦,该安逸时安逸。从现代生活方式上看,这大约正好是一个了不得的生活致境,最好大家都学会这样的生活态度。
    但话要说回来,四川人重庆人的热爱麻将,不是摆在街头的、公园的,而是在各类茶馆中。他们以为麻将这种娱乐方式到底还是私人圈子、熟人圈子的事,况且这样的消闲方式也很正式,得有一个说得过去的茶馆、场所,合适的朋友围坐方城,一起度过闲暇,交流一些感情,传达一些信息,在一种和和融融的氛围中完成了一种日常生活过程,这样的过程或许很重要,或许就是一种无为,完全是对日常情感的一种补味。
   细想四川人重庆人的麻将生活,或许更是一种达观,中间透着对于凡常生活的讲究,边搓着麻将,边喝着功夫茶,还有茶点佐着,好的茶馆还有川戏表演,一不小心,四川人重庆人就把麻将搓成了一个休闲产业,遍布城乡,老少皆宜,外省人把它当景致看,在茶馆坐坐听听也往往是不错的观光。这同样给我们以启示,为什么麻将在四川人重庆人那里是正经事,似乎竟成了地方文化的一个品牌,一如他们的火锅,而在我们这里就变得面目可憎起来,更遑论什么消闲产业了。
    当然,在四川人重庆人那里,搓麻与聚赌不是一回事,充其量小彩怡情,是个彩头,要的是高兴。大家喜欢搓搓麻将,与“好逸恶劳”大抵也沾不上,因麻将而产生矛盾纠纷或许也有,但说麻将一定败坏一个地方的风气,也算言重了。我们在向四川麻将重庆麻将示好的同时,对麻将赌博是警惕的,也是坚决反对的,一旦发现从严处置也必须是常态,但说麻将与聚赌并无天然关系,这是我们的基本立场,也是宽容麻将在安康存在的底线。
    我们安康出好茶,但说不起硬话的是,安康的茶馆文化似乎并不兴盛,这或许是一种很难堪的缺陷。茶是体验式消费,茶馆就是为茶而生的,少了茶馆就少了对安康茶的体验之地,外头人来了,也少了了解安康风土人情的传统场所。所以,我们的意见是,对于安康城市街头遍摆麻将摊的事,先不要大惊小怪,但要想到现象的背后是什么根由,既然有人喜欢玩,而且应之者众,正如现在依然褒贬不一的广场舞蹈一样,就要好好引导,让它回到该去的地方,安妥它们比简单否定要好上一千倍。
    近日,市区有关部门开始联手整治街头麻将摊,这很好,这是一种积极的作为,毕竟公共场所姓“公”,人人有份,人人又不能独占。况且,对于街头风景,麻将一定是“败笔”,这是人们起码的公认,取缔它们广大市民是赞同的,那些参与街头方城之战的人们也不必因此暗生怨气,顺之者昌。
    问题在于,不是一取缔了之,那样的管理太粗暴,而是怎么引导?
    作为一个生态休闲度假城市,我们正在打造一个宜居之城、和融之城、温情之城,这个城市理应提供多样化的休闲方式。说到麻将,作为国粹级的文化休闲方式,对于安康这样一个南方式的、水陆码头的、慢节奏的、人口宜于聚集的城市,或许也算一种民间文化选项,它的俗文化品味,覆盖相当人群。这样的品味是传统的,是接着地气的,因此是有人气的,它原本无善恶之谓,作为生活方式的一种,我们应当给予宽容。这样说的落脚点在于,我们可以加以正确的引导,鼓励安康的麻将从街头走向正式的、能够规范管理、处在公共管理视野的各类茶馆,我们因此自然而然地鼓励支持安康的茶馆产业更多更快地发展起来,让安康更多的小玩艺儿、小吃食、小表演进到“场所”里来,那里或许能够为安康的闲生活、安康的旅游文化增加几分温馨的色彩和悠闲的人气。
    从文化自身发展的流变来观察,类如麻将者,如河川之水,堵之不方,而要疏之如流,任何人为的粗糙干预都是不得善功的。有人或许以为笔者所言有违文明化人之计,那只有允许争论存在,但这样的事并不是真理,或许越争越糊涂。我们的意见还是引导着好,安康人如果像四川人重庆人那样,该休闲的休闲,该辛苦的辛苦,那正好是一种好状态。安康的城市如果茶馆盛行,而且味道正道,我们不仅是在发展安康的夜经济,满足休闲人群消费需求,也是在为这宜居的城市真真切切地添景致、活氛围。因此,我们需要从善如流,而不只是一片喊打,要破更要立。

主办单位:安康市城管局(创建办) 联系电话:0915-3330116
备案编号:陕ICP备05001920号